医学分子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二零一九年第六次青年沙龙

发布时间:2019-10-21

会议时间:2019年10月17日(周四)中午12:00 -13:00

会议地点:基础所老科研楼254会议室

参加人员:1.重点室年龄在45岁以下的在职青年研究岗位人员。 2.非重点室的其他所内研究人员。 3.希望参与交流合作的医院医生 4.对会议主题感兴趣的青年在研学生。 5. 重点室办公室全体人员及会议组织服务人员。     

讲者:EvandroF.Fang(方) 博士

报告题目: NAD+,DNA Repair and Mitophage in Health Ageing

此次青年沙龙方飞老师为我们介绍了NAD+在人体衰老和衰老相关疾病中的作用。首先,方飞老师给我们介绍了NAD+的相关背景,包括它是如何被发现的以及相关的经典理论。

其次,方飞老师介绍了NAD+的减少以及线粒体损伤在几个DNA修复缺乏的年老疾病中的作用;在主要的神经退行性疾病(例如阿尔茨海默氏病和帕金森氏病)中都能检测到NAD+的减少。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衰老过程中各种组织会发生NAD +减少,而增强细胞NAD +水平的生理和药理学干预措施可能会延缓衰老,并阻止某些与年龄有关的疾病。线粒体产生大部分细胞ATP,影响Ca2 +和氧化还原信号,并促进发育和突触可塑性,线粒体缺陷会导致受损的线粒体积聚和细胞功能障碍,从而导致衰老和年龄易致的神经变性。补充细胞内NAD +的治疗可降低A-T神经病理学的严重程度,延迟记忆丧失并延长小鼠和蠕虫两种动物模型的寿命。从机制上讲,增加细胞内NAD +的治疗还通过线粒体吞噬刺激神经元DNA修复并改善线粒体质量。这将衰老,DNA损伤积累和通过核DNA损伤诱导的核线粒体信号转导的线粒体功能障碍这两个主要理论联系起来,为A-T和相关的神经退行性DNA修复缺陷性疾病提供了直接的应用

接着,方飞老师介绍了NAD+是如何通过诱导线粒体自噬调节线粒体代谢平衡。在AD患者和转基因AD动物模型的脑组织中存在线粒体功能障碍和受损线粒体的积累。线粒体异常似乎是由DNA损伤传感器PARP-1的过度激活触发的NAD+-SIRT1-PGC-1α轴激活减少所致。该表型可通过PARP-1抑制或补充NAD+)前体来挽救。缺陷线粒体的修复可抑制淀粉样β)斑块和p-Tau,并改善AD的秀丽隐杆线虫模型和小鼠模型的记忆。在AD的淀粉样β)和tau秀丽隐杆线虫模型中,线粒体吞噬通过细胞外斑块的小胶质细胞吞噬作用和神经炎症抑制作用来减少不溶性Aβ1-42Aβ1-40,并防止APP / PS1小鼠模型中的认知障碍。线粒体的增强消除了人类神经元细胞中与AD有关的tau过度磷酸化,并逆转了转基因tau线虫和小鼠的记忆障碍。

最后,方飞老师简单介绍了他在挪威的纵向人口研究以及如何将人工智能用于AD的早期诊断和预后

展示末尾,在座的各位老师和同学气氛热烈,积极踊跃,不断提出有意义的问题和见解。

 

医学分子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20191017